到国外拍也没有时间和财力;拍宏大的自然风光
栏目:自然 发布时间:2019-10-06 22:02

  国际自然摄影界有四大赛事,分别是国际野生生物摄影年赛(WPY)、世界最佳自然摄影奖(WindlandAwards)、国际园艺摄影年赛(IGPOTY)和美国国家野生生物摄影大赛(NWF)。

  袁明辉就是第一个拿全四大国际自然摄影赛事的中国人,也就是人们常说的“大满贯”。

  袁明辉最近发现,朋友圈里有关于自己的公众号文章悄然流行起来,其中好几篇阅读量都超过了“10万+”,下面清一色全是对他摄影作品的赞叹和惊呼,他意识到自己好像真的有点“火”了。

  朋友圈的“爆款文章”缘于袁明辉在国际自然摄影赛事中的骄人表现,让他获奖的,就是出自他手中的一张张富有创意的微距摄影作品。

  国际自然摄影界有四大赛事,分别是国际野生生物摄影年赛(WPY)、世界最佳自然摄影奖(WindlandAwards)、国际园艺摄影年赛(IGPOTY)和美国国家野生生物摄影大赛(NWF)。袁明辉是第一个拿全四大国际自然摄影赛事的中国人,也就是人们常说的“大满贯”。从2000年开始拍微距到今年刚好第17个年头,最近5年,他已经拿了15个国际专业类自然摄影大赛的奖项,用他的话说就是“拿全了”,他从“大满贯”升级为“全满贯”。

  作为一个曾经还有正职工作并且有家庭责任感的男人,袁明辉每周留给自己一到两天摄影时间,外出拍摄时,袁明辉就带着水、干粮和相机,早早出门,沉浸在了自己与“大自然、小世界”的愉悦互动里,谁都不能打扰到他。而恰恰就是在这每周挤出来的拍摄时间里,袁明辉创造出了让他获得上述所有奖项的优秀作品,每每拍到满意的照片,他都会惊喜、内心萌动,从而获得巨大的满足感。

  “把当时的昆虫或植物的环境氛围捕捉下来,并赋予它们带有自己独特视角的诠释,能带给我一种难以名状的愉悦。我在对周围环境的关注中表达自己的情感。摄影似乎是一种孤独的艺术,而生活就是由这样一些孤独的元素构成的。”

  创作时间或许是孤独的,但绝不寂寞。在用微距镜头看世界的时候,袁明辉找到了前所未有的快乐。他通过平等视角可以把普通的青蛙拍出像是戴了一个王子的领结;他可以把弯曲的野葡萄藤拍成一个优美的高音谱号;他也可以利用逆光时的过度曝光,把草丛上的昆虫拍成一副精致的水墨画。

  袁明辉的照片,许多就出自他家附近的郊外和公园里。主要的摄影场所,就集中在诸如家附近的东湖磨山、武汉植物园等地,他不怎么去离家远的地方拍摄。

  最开始做摄影的时候,袁明辉也想像许多自然摄影师一样拍野生动物,但是野生动物比较难拍,涉及自然保护区的进入许可问题,到国外拍也没有时间和财力;拍宏大的自然风光,要在一个地方住个十天半个月,对于一个前些年还需要正职工作养家糊口的人来说是不现实的;拍纪实人文,又不是袁明辉想要的东西。“我知道很多摄影师致力于拍摄一些灾难,用以引起人们的关注,但我想拍一些美的事物,用以愉悦放松自己的心情,然后从生活的压力中解脱出来。”所以袁明辉最终选择了在家周围拍摄。

  如果问袁明辉自己的作品到底不同在什么地方,他会回答:生命、爱和希望。不管拍什么题材,这都是贯穿在他微距镜头背后的“灵魂”。袁明辉说,“不管是拍摄破烂的叶子、季节变换还是花卉凋谢,即使是生命即将枯萎和死去的时刻,也有生命的另外一种美丽和能量。”

  在袁明辉的作品图说里,他会为平凡的小生命配上一段深情的文字寄托情感。作品《阳光下的拥抱》里,他这么写道:落日下,含苞待放的虞美人在拥抱。花儿的姿态像两个恋人,花儿有着属于它们的爱情。明天的阳光下它们也许会盛开,它们会继续拥抱明天的太阳!自然摄影可以激发人的想象力。自然界中生命物质的枯荣都展现出生命的美丽。

  和其他许多玩摄影的人一样,袁明辉并不是学摄影出身的,也从没想靠摄影混出个什么名堂,其实开始玩摄影的理由,界于“找个出口放松自己”和“学门技术充实自己”之间。

  1993年大学毕业后,袁明辉被分配到一家药厂当起了工人,虽说家境普通没有门路,但这种“不能学以致用”的平淡生活也绝不是袁明辉想要的。

  那几年,袁明辉心情很压抑,裁员下岗的风潮让他有了很大的生活压力,不想听凭别人摆布,也没能找到很好的就业途径。“学一下摄影,毕竟还是一门技术。当时自己的要求也很简单,就是能够糊口,为了生活。”

  袁明辉很坦诚,接触摄影绝不是一种玩票,他想学摄影技术,大不了下岗了还可以开影楼。他做的第一步,是通过成人高考来到武汉大学学习艺术摄影;三年后又通过“专升本”,学习了广播电视新闻。再加上进学校学摄影之前的一段培训时间,袁明辉的27岁到34岁,就是在平时工作、周末在学校学摄影中度过的,袁明辉打趣说自己就像一个“苦行僧”。

  别人的二三十岁,成家的成家、立业的立业,袁明辉怎能不着急?他还真不算很着急,那时候,他空余时间就泡在图书馆里,翻阅各种国际摄影大师的书籍和作品,现在回过头来想想,他那股做什么都不慌不忙的劲儿反倒帮助了自己。

  幸运的是,七年摄影学习之路结束,他很快被朋友发现摄影才华,邀请他到一个国企宣传部门工作,这也算是稳定下来了。

  拍摄日,观察好天气,带好相机、干粮、镜头和水,为了拍摄不至于很孤单,他还习惯带上一个mp3,随时听听音乐。他出去拍摄时不会预料到能拍到什么,一切都顺其自然,自然而然去发现。他说,“因为音乐可以戒除一些内心浮躁的情绪,所以我的作品会有一种安静的节奏美。”

  袁明辉起初觉得这个场景稀松平常,从上往下看的正常视角并没有什么可拍的。不过,就在走过这个场景十几米后,他突然想到美国国家地理传奇摄影师弗兰斯·兰廷的观点——平等视角。袁明辉觉得不应错过这个场景。他打量着眼前这只青蛙,因为青蛙位于一个特殊的位置,如果用平视的角度也许有新发现。

  袁明辉试着趴在地上,用一个平视的角度正面拍摄青蛙的眼睛。通过水面的倒影他终于看到了神奇的有趣场景,钻出水面的睡莲叶像是衬衫的衣领。小青蛙的头从衬衫的领口里钻出,衬衫领口还有着一个领结,而这个领结是光线经过水面三次折射和反射后的一个倒影——国际大赛获奖作品《青蛙王子的领结》就此诞生。

  有人说袁明辉是因为具备超强的天赋和构图美感才获得成功的,袁明辉对这种评价只承认一半。如果不是熟知国外自然摄影师的拍摄理念,如果不是事先掌握了昆虫的习性,他也没有办法做到“刹那间的灵光闪现”。

  那么,技术和设备呢?难道不重要吗?袁明辉周围的很多玩摄影的朋友看了他的设备,都觉得很一般。但他从不盲目追求设备,他甚至认为这背离了摄影的本质,观察摄影师们手里的器材,他觉得大部分都绝对够用了。人们在拍摄时都希望得到赞扬、夸奖,在袁明辉看来,设备的好坏不能定义一个摄影师的能力,技术的高低也不能,因为一切都是为创意和情感服务的。

  《自然的和声》这幅作品是袁明辉的微信头像,他爱极了它。那天,他在武汉市郊外的树林中发现了几株野葡萄藤正缠绕在树干上。袁明辉第一反应就是——这些盘绕弯曲的藤蔓就像五线谱上的高音谱号。随着藤蔓上的雨滴滴落,他感觉到了大自然中美丽的声音,此刻来自音乐的灵感和藤蔓之间形成了一个意象的联结。

  他注意到,黄昏时斜射的光线从树林背后照过来。此时发挥技术的时候到了。他选择用大光圈虚化背景,同时保持镜头焦平面的平衡,让这个高音谱号的形式从杂乱的背景中独立出来。

  最不容易控制的是背景中的阳光,透过树叶间隙的阳光总是时有时无。他拍摄了大概一百多张照片,最后实现了想要的影像。用音乐的形式来表现阳光、水和空气这生命最抽象的三个元素,这是音乐的印象和自然元素相结合的完美和谐,一张颇有诗意的微距摄影就这样出炉了。

  技术、设备、创意、积淀,这些袁明辉都具备了,他清楚自己还有另外一个优势——专注。有一次,袁明辉在武汉的一个公园里拍草丛里面的蜻蜓,他整个人都陷入草丛堆中,等待那个时机。因为过于投入,他站了很久很久,放下相机才发现,原来自己的下半身早就爬满了吸血的蜱虫!袁明辉慌乱中一估计,大概有几百只,快爬到肚子这个高度了,这可是会要命的东西!庆幸的是,他事先把袜子提得很高兜住了裤腿儿,可怕的蜱虫才没有顺着裤腿钻进去。

  但这也吓了他一大跳,他赶紧跳出草丛在地上不停地跺脚。袁明辉说着这些,一边自嘲“像神经病一样蹦呀,跳啊,拍啊”一边笑。“越往南方去,虫子越多。也没什么不好,正好成了创作的天然题材库!”——他的一切感受都围绕着能否有利于拍片这个主题。

  袁明辉觉得自己和国外的摄影师总是有相通的理念——扎根于现有条件,沉得下心来,也不怕吃苦。为了拍摄出草丛叶子尖儿上的雄性色蟌,他穿着防水服,整个人下潜到大别山的山涧中并不浅的溪水里,下巴几乎已经沾到水面,才最终得到了那副惊艳众人的《中国画》。

  先在国外拿了大奖,然后才能在国内积累一些人气和资源,袁明辉有些无奈。摄影的圈子混久了,他早就弄懂了一些套路:“玩摄影的人互相之间最在乎的第一件事,就是问对方 你得过什么奖 。”袁明辉总结,如果对方听到你是没得奖的那一类,那么你就会被自动划定为“不入流且业余”。

  袁明辉也曾经积极去参加国内的比赛,却发现总也得不到奖,投出去的作品往往是石沉大海。直到有一次,他去参加省级摄影比赛,亲眼目睹了自己的作品从头到尾堆在众多作品中被忽略,评委们连看都没看自己的作品,名次就已经评出来了。

  后来他才知道某些潜规则让众多摄影师们耗费如此多心力拍出的作品像冬储大白菜一样被堆在地上。那一刻,他觉得艺术和众人的辛勤之作并没有得到应有的尊重。他以后就有意识地了解国外的摄影比赛,“墙内开花墙外香”也未尝不是一条路子。起码,在文化、艺术这个领域能够获得公平、公正的机会,对于一个有梦想的摄影师来说,这才是最重要的。

  获得了“大满贯”之后,2015年年初,袁明辉辞掉了在武汉国企的中层干部职位,正式成为了一名全职摄影师。从兼职变成全职,时间更自由了,也更专心了,收入却没有预想的高。拍自然类的摄影师,不比拍商业的摄影师,袁明辉坦言“变现非常慢”,只有获得一些奖项,别人才会拿去展出,才会待价而沽。其实,也有一些商业邀约,但也都因为出资方的要求和条件与自己不符而不了了之。现在,他成了洪山区摄影家协会秘书长,其实就是和众多摄影爱好者们交流并为大家服务,这是他非常乐意去做的事。

  最近,中国国家地理为他出了一本书《小宇宙——微观摄影的童话世界》,在书里,他详细地写出了每一张照片的拍照参数和使用设备,供摄影爱好者参考,还列出了所有世界专业类自然摄影大赛的网站链接,用一种完全开放的态度给所有有兴趣的人。让像自己一样的平民草根摄影师能够走向世界、打开平台,接触先进的摄影理念和作品,袁明辉觉得既满足又很激励人心。

  “照片中传达的平视视角、众生平等的理念,是有利于我们社会各个方面的一种和谐的。”袁明辉觉得,能够平心静气地拍摄身边和谐之美的人太少了,这也是为什么网友喜欢他作品的原因。

  袁明辉有着拍片之外的思考。尽管现在物质生活也没那么富裕,但至少他庆幸当初没有选择混日子式地学习和工作,清醒地进行了专业学习。“当不可预知的外力发生的时候,会让你觉得不确定和无保障、对未来产生一种担忧,所以危机意识永远是必要的。”

  他还有一个更加朴素的目的——倡导环保。拍摄身边的微小、平凡的物种,是一种关于环保的记录。“当我们不太重视身边的环境、空气、水、食品的时候,当农药越来越多,昆虫、青蛙这种平凡物种越来越少的时候,需要有人提醒我们——其实美就在我们身边。而这些,我们也慢慢地拍不到了,我们的孩子可能甚至都不认识这些现在看起来很平凡的生物。”

  “摄影最好的能力,就是透过现象看本质。”袁明辉觉得,每个小生物都有自己的大世界,人们需要做的,就是一次次优雅、深情、善意地和它们交手,一切就会美丽得刚刚好。

服务热线
400-963-4243
www.finesg.com
友情链接:秒速赛车平台  秒速赛车app  秒速赛车开奖记录数据分析  秒速赛车是真的吗  秒速赛车  秒速赛车平台  秒速赛车娱乐  秒速赛车  秒速赛车网址  秒速赛车app